当前位置:410协会 > 410风采 >

第三届“华茵杯”三等奖获奖作品
来源: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2-12-09 16:43:00

1.荒原之地
那是人类史册无被记载无野史的荒原之地,任何一部史册找不到它曾经的建立繁荣及其衰落的痕迹。
北遥随着与生俱来带给他无数幸运的直觉走向一座前所未见的城市,他走在不知其名的街上,指示牌上的文字是他前所未见的符号,街上的行人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异乡人没有任何的感觉,仅是好奇地多看两眼便快速离去,尽管他穿着不合时宜不合风俗的外衣。他的外衣在阳光下闪烁着鱼鳞的银光夺人眼目,而这闪烁的外衣在远去的时代里一度被视为不祥的象征,那时从未有人穿过这样的衣物光天化日之下行走在街上,而这些被看做冒犯天神的行为在众人眼中已成荒谬之谈,毕竟今时今日更甚于此的行为早有人做先行者,当前的科学早已冲入太空时代,任何一个长眼睛的人都不再视其为毁灭的象征。道路呈现着“井”字布局,走到哪儿都不是一块净土,嘈杂的语言充斥在大街小巷,而对面走来的女人面无表情目光坚定犹如世界主宰者一般,衣领夹着轻而薄的通讯器嘴巴一开一合健步如飞地踏入尖角大楼。而尖角大楼屹立在街道和巷子两旁直冲云霄,一时间他误以为闯入尖角世界。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主宰者前一刻正踩过上司的头衔跨过无数道障碍物才穿上与之身份相符合的职业服与他擦肩而过。此时不知谁家的宠物狗直闯行进中的车潮,被难以计数的车群压过直至足以成为干扁的标本,那些鲜血沾染在行经的车轮之上。一整个下午他站在街边看着疾驶远去的车流,看着匆忙而过赶往各大卖场和交易所的人潮。他在短暂的停留中看过一对貌似夫妇的男女大打出手,女人用尽身上所有的武器歇斯底里,那凶狠模样非得置对方于死地不可没有丝毫软弱的气息。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笑谈风云,台上演的是一出戏,别人怎么演咱们就怎么看。咒骂声仍在持续不止,刺激感和新鲜感消失殆尽已无新意,围观之人便继续前行不再逗留。
他凭着从未被质疑过的直觉向前往西继续前行,越是以西之地越是荒凉罕有人居住,他感到自己可能闯入结界又落入另一时空,那里土地荒凉贫乏,人烟稀少,唯有在生命之源处有人群居,恍若远古时代。众人见闯入者之衣物是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精美,不若当地人以为粗麻素布已是当地少有之贵物。全当观赏拥有异能的动物一般,嘴里高声吆喝吸引人群。与其说他们是人,不如说他们是动植物化身的异种人,他们长着人的上身,头却如从未见过的动物头颅,下身之脚更是令人惊叹不已,其脚实实在在是生活中常见的某种树干。他在当地人眼里成了从远方而来的动物,于是众人将其轮流领回家共同抚养,他看着这些未被开化之人用树叶制成凹状物体当做瓢,舀起河边清水搅拌白日采摘的各色各样野果,令他忍俊不禁,当各种果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之中,令他这个人类感到窒息时他的眉头顿时挤在一起扭着鼻作呕。他在那里度过为数不少的日子,一路探险自由穿行在各个未被开垦的山林之间,不知道今夕是何夕,当他在漫天的悲惨叫声和牛羊的凄凉呼喊声中回到村庄,村里的人全围成一个圆圈坐在一块儿相互拥抱,他便明白有村民远离尘土进入西方极乐世界。他和村民们一起将死去的人埋在主人的家里,那是由所有晒干的树叶和木头搭起的棚子,他们掘开土,将死人和野果一同埋入土里,再将拥有粗布麻衣的人家献出的麻布附在死者身上。他们在为死者守灵的三天里头不再欢笑,入夜之时每个人都到死者家里共同进餐。
他预感到神灵在召唤他回家时便知道灾难即将降临在回家的路上,他沿着来时路再回到那座曾走过的城市时,突然间便被一股狂风卷入半空之中,当他回过神站立在空中时,洪水已如猛兽般肆虐窜行在脚下世界的各个角落,人人自危,纷纷四处逃离。眼看人群在前,鲸吞蚕食的洪水在后,人群随时都将被凶猛野兽吞噬,年轻人体力十足脚步拼命向前跨,拼搏精神使他们既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又表现出急于逃脱苦难的恐慌。城市的每个缝隙很快都被浑浊的洪水填满,唯有老弱病残既没体力也无人有精力顾及者一时间哭天喊地跪倒地上被人群践踏后便迅速被洪水掩埋,绝望的喊叫顿时直冲天际。他看到那个曾经繁荣一时的城市瞬间已成荒原,那些美丽的人早已狼狈不堪,透露出本性的脆弱。此时的城市静谧无声,洪水也安静了下来不再狂肆呼啸,那呼啸的声音无时无刻让他感受到胜者俯视世间的狂傲。他看着尸体遍布在各个角落,扭曲了面孔,怀里仍死拽着某种东西。
当他醒来时,那些扭曲不甘的面孔仍然在眼前,当他望向窗外时恍如隔世,此时阳光正明媚,大地仍然生机勃勃,电视机里传来了一阵流行音乐声和主持人的欢声笑语,新闻快报的声音从隔壁邻居家里传来。
当他翻来历史书籍寻找那座被洪水吞噬的城市时毫无所获,当他试图凭借记忆中的景物四处搜索相关资料时依然查找不到任何痕迹。于是他相信,未知事物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便以此作为结局。

姓名:吴慧玲
班级:2009级汉语言文学4班

2. 梦里花 ?
曾想用心去浇灌 ?
却最终又放下
道一声年少轻狂?
未曾料?
心已凉?
?
思绪如花飞绽?
隐匿于梦的深处?
但去寻它时?
为何偏偏理不出一线??
铺纸陈笔?
飞走龙蛇?
竟不知所言为何?
?
云来花开?
少年心事彷徨?
彷徨多长?
我真想采它一朵?
睡去?
在梧桐叶下体味它的芬芳
3.邂逅夕阳
此刻,没有亲人、朋友和爱情;
此刻,没有追求、疲倦或空虚;
与我对视的,只有夕阳那金色的眼睛:
我感到平等的交流、拥抱式的抚慰。
第一次
我看不清迎面而来的人类的脸、
而感觉眼睛成了两汪深秋的平湖
漂浮着金黄的落叶……
4.赋得此生最内疚的遗憾
(致,我的弟弟)
那年,在小镇,你读四年级,我上初一。
人人都说你坏,于是,我也附和着说你不乖。你每天逃学,在游戏场里流连,沉迷于电子游戏。我全然不知情,以为你是个乖孩子,是一名好学生,每天应该按时作息,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各项作业。在我的心里,好孩子的标准就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而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好孩子,乖弟弟。可是我不知道啊!你上学不是到教室里听课,而是按时到游戏机前报到。如果不是姑姑告诉我她当场逮到你差点被气晕的场景,我也还始终沉溺在你是位好学生的梦幻里。只是那时的我却不懂得该如何教导你,帮助你改掉这个坏习惯呀。总是意气用事一味地排斥你,把你赶出我生活的圈子。身为姐姐的我对此一直很惭愧,人云亦云。就连当时的打篮球活动,你要求加入,我却不愿意接受,把你排斥在外,忍心让你一个人傻傻地站在栏杆下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姑姑和姑丈们在欢乐的海洋里玩耍,我的眼神飘过,带有一丝颤动。弟弟,我不知道小小的你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是悲伤或是失落?还是第一次尝到了被遗弃的滋味?……皆已成为身为姐姐的我给你的心灵带来的伤害。我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的亲生弟弟,让他一人徘徊在外,宛如最熟悉的陌生人。也从此,剥夺了你身为弟弟对姐姐撒娇的权利,夺走了你部分快乐的少年时光,亦造成了你心灵上的阴影。一个“悔”字在也换不回我对你的内疚之感。

那时,在小镇,夜宵的香味总是扑鼻而来,小孩子的你嘴馋,总是闹着要我带你去尝尝这一鲜香诱人的美味。可恨的是我根本不理会你的请求啊!当时的我还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气在头上,一味地注重学习方面的好坏,却也犯了人生最大的禁忌,忽略了你我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毕竟,你是我的亲弟弟啊!你一再的恳求,我却狠心地把手撇开火再三推托,说改天再给你补回来,可是改天的改天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早知道你要被转送到别的地方去念书,我就算是借,也要凑足这几块钱带你去好好吃一回那香喷喷的碗面。可我却迟迟没有实现我的诺言,每晚你都像一个嘴馋的小喵咪,跑到市集上的宵夜摊位前,盯着别人吃下的香气冲天的宵夜,偷偷把口水往下咽。弟弟,你该记恨我吧?怪我从来没有为你送上一把伞,没有给过你身为姐姐的疼爱。但是你知道吗?你的愿望我记在心里了,那个时候的我也是和你一样在外求学,寄人篱下,身上再也找不出多余的钱带你去吃夜宵。现在的区区五块钱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数字呀!我每天有意把吃早餐省下的两毛钱存储起来,就是为着有一天等我存够了钱就立即实现你这个小小的渴望,而发誓要带你去吃遍小镇上所有你爱吃的食物,是我一直努力去实现的目标。

然而,时间老人却像是一个贪玩的小孩,总爱跟我们玩捉迷藏,四季的更替更是造化弄人。等到姐姐我终于有足够的钱要带你去大吃一顿的时候,当年那顿异常珍贵的美味佳肴在你眼里已经不屑一顾,人生最后悔的事莫过于此,让人暗暗叫苦不迭。被今天毁坏了的昨天,远不能在明天照原样恢复。你露出了轻蔑的眼神,把我精心准备的一切瞬间崩溃,一股寒流在我的心底横扫而过,我知道,现在为你所做的一切已经晚了,你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爱粘着姐姐,在姐姐面前撒娇的弟弟,而是一名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青少年,到了这一年龄阶段,旁人的许多话,也只能充当耳边风了。我好后悔当初没有带你一起去兑现这个小小的要求,领着你和我一起去玩耍,一起打篮球,一起捉迷藏,让你感受人世间最温暖的亲情和爱的供养,及时地在你小小的心灵里种下爱的种子,才不至于让现在的你心漂泊的无奈。你说家人都不懂你,只会评论好与坏,从来不曾给过你真正的爱。弟弟,对不起,其实我们都很爱你,只要你用心去体会就能感觉得到。
弟弟,生活中的芝麻小事,让操劳的人无法辖及太多,唯独对你的这几件小事却一直让我耿耿于怀。那么多年过去了,它们依然盘踞在我的心底隐隐作痛,尤其是看到你无心恋家之时,听到母亲告诉父亲又在打你的时候,心里特别的难受。是姐姐不好,没有在你最需要接受教导的时候做好姐姐的榜样,以至于现在做再多的弥补也再也没有用。
小学是童龄受教育的最佳时间阶段,是一个小孩开始对感知的世界进行探索的新时期,学校和家庭教育对小孩的影响至关重要,错过了这一佳期,筑就了我的弟弟你放荡不拘的性格,也令我这位当姐姐的感到深深的自责。
天下儿女愁,可怜白了头。我时常在想,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们回到过去,重新来过,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弟弟,未来的路有多长,我不知道还能陪你走多远,在无边的风景里,消殆了的颜色,是否还有人记得它的芬芳......
但愿,且走且停。回头看看那些日渐稀疏的白发,和这位一心为你的容颜,不要把太多的遗憾留给明天。
海南师范大学09级中文(1)班,林建娜

5.那片大海和那个人儿

昨天下午,我去了桂林洋海边——那是不是同学们话中所谓的,我不知道,因为我从不曾和同学去过,尽管我如今都是大三的“老兵”了。当时心情十分的糟糕,静不下心来看书,索性就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在濛濛细雨中,冲向了那片大海。
我一直没敢松脚,只是不停的使劲往前蹬,往前蹬??????
记得以前来过一次,就是顺着这条静谧的让人提心吊胆的林间小路。那次也是一个人,也不知道路,第一次想去去那个传说中的桂林洋海边,想看看海,反正心情也不太好,就无所谓的顺着海经贸后面的一条小马路往前走,一直走??????那天天色阴晴莫测,时晴时雨,就像小孩子的脸蛋,说风就是雨,让人搞不懂。变起脸来,那海南特有的蓝天也会阴森的可怕,特别是当我一个人走在一边是片片的大水塘,一边是丛绿间在其中的红树林近海的地方时。那儿真的让人有点心里毛毛的。一条路上也看不到人,路又特别的高,路的两边都是大片大片的水域,显的很空旷,偶尔间有几声狗叫,空中阴云变幻着翻腾,不时噼噼啪啪的下起一阵匆忙的“急时雨”,旁边的变压器也嗡嗡的作响,风也发了狂似的乱吼乱叫,那路仿如悬在雨水中的一座长长的吊桥——我不由得回头四顾、加快了步子??????
还好,那时带着雨伞。一个人误打误撞就来到了海边,见到了大海。海边很多渔船,还有些渔民在船里岸边忙活着。对面是茫茫的一片海水,不远处还有一块披着绿衣的海岛。在浑茫天水一片的海面上,偶有一两只小船穿梭来往,也被水雾融化进了画中,朦胧而有诗意。那是我第一次来到海边,见到大海,虽说不远处的一片绿地海岛和这阴晦隔断了视线,眼前的海滩又窄又短,不甚干净,但毕竟是第一次,很新鲜。陌生可以挤兑掉心中的胆怯,大海可以融化掉心中的忧愁。真是这样,一来到这里,我感觉舒畅多了,也自在多了。
在海边闲度着步,观察着渔民和这远处未知的新鲜,或蹲在沙滩上,探究自己的新发现。沙滩上有星星点点的小洞,大小不一,如散落在满天的星星。我开始没仔细注意,后来发现我每来一处,四周黑而小的星星点点的东西迅即消失了,而后上面又是一片安宁。我对沙滩上的这样的现象感起兴趣来,就蹲下身子,一动不动,来骗取它们的信任。原来都是些小小螃蟹,比指甲盖还要小的多,仿如一群小蚂蚁,很是机灵。我刚走开一步,这些小家伙又个个冒出来,依在洞口窥探,觉得安全了,又来来回回在家门外忙活着,用前面的两个大钳子把嘴前的细沙裹进嘴里,然后又吐出来,一个个圆圆的小球就乱摆成了一条线,像是小蚯蚓爬过的痕迹一样,从家门口通向外面。这个动作十分的迅捷。但我还是想不通那些小家伙为什么要如此做——
顺着这条记忆中的路走到了路的尽头——那个海边。离上次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再次来到这里,还是那么的熟悉。同样阴雨如晦的天气,同样是一条寂静的让人后怕的路,同样是一个失魂落魄、心情飘摇的孩子,同样是这片朦胧如画的海面??????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有了自行车,来回没有那么累了。记得那次回来时,又渴又饿又冷又怕,一颠一簸拖着脚,犹如长征一样,行走在黑膝膝的夜色中。
站在海边,注视着眼前的这弯海滩,和这片海,很久没有来看“你”了。海滩更窄小糟乱了,上面停着一个破船,有一些瓶罐纸袋散乱在四周,沙滩也乱兮兮的,满是些被蹂躏的痕迹。海岸边还是排列着一些小渔船,一两个渔民间在其中。哦,以前的那个伸向海面的小木桥也破损的不像样了,已经不能再用了。记得上次我还上去玩过。而今,一切似乎都被时间沧桑了,沧桑了海滩,沧桑了渔民和渔船,沧桑了你和我,沧桑了这幅画面。儿时的快乐永远不再回来了,中学时代或亲或疏的面孔也模糊的难以勾画了,大学时代也如走散在人群中,忘了自己是谁——
我推着自行车,顺着岸边往左手边漫无目的的走。碰到了砌有门的一个院落,里面有几处小房子,一边的海面上有一大片网箱养殖的设施,罩在海面上。我走进了门,看到了前面有一大片沙滩,我有了新的发现似的加快了步子。我转过这个大大的弯,我惊讶了,往西是绵延屈曲不见尽头的沙滩,非常的宽阔和干净。对面的大海一望无际,水天相融,那块海岛被扔在了一边。这个秘密的地方,我以前怎么就不曾发现呢!
在离海水边还有四五米远的沙滩上,我停了下来。天还是阴濛濛的,不过那点牛毛细雨早就没了。海风呼喇呼喇地迎面横冲真撞,间杂着潮水声朝我涌了过来,有点直“沁人心脾”的感觉,我把衣服的拉链直拉到了顶端。海滩上没有一个人影,目之所及,也只剩自己。天阴濛濛的,灰灰的,冰冰的,对面的大海也一样,阴濛濛的,灰灰的,冰冰的,整个眼前的世界,就是水与天,就是一个浑融的一体,茫茫无际,我仿佛置身于世界的边际,宇宙的尽头。我胆怯了,我有些怕,我不敢靠近这大海,我蜷缩着身子,双手紧环在胸前。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最怕的是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怕死。我放下车子,顺着沙滩往那一头慢踱着步子。越往那一头走,我就越觉得自己在远离人类,我就越觉得有一种孤单的可怕袭上身来。但我还是想往前去看看,或许沙滩的那边就是尽头,或许那尽头就是地之角。索性,我又回来,骑上车子,顺着靠近树木的一边,往前行去。探寻未知的世界或许是对孤独最好的打发。我边骑边张望着前面的景象,过了一个个小拐角,我还是没有看到我心中的那个地之角,反而是无尽的绵延的沙滩,有些许失落。我放慢了车速,换而是一种悠闲的心态,看看四周,瞧瞧远处的大海。偶尔看到海面上驶过一条船,我驻足盯着,内心冲满了惊奇和羡慕。返回的路上,突然从树木里冒出两只黑色的小狗,追着我的车轮,边跑还边互相打闹。起先还有点怕,不一会我就发现它们很可爱,还给它们摄了像。
慢慢,我的恐惧心理减轻了许多,随着对这里的熟悉。后来,我还靠近了水边,拍下了大海的样子,还有这风声浪声,冷冷的,阴阴的。
到了这儿,我原有的痛苦都被这大海给荡掉了。在这儿,个人的小痛苦是不见容的,你会发觉它们轻烟似的莫不作声的就溜走了,丛不打招乎。面对这灰濛混沌的天空,面对这不见端涯的水域,面对这寒冷扑面的风声和哗啦卷来的浪水,面对这天地间水陆相接的一个人,除了生死,还能想些什么——
每次来到这儿,我的心就会很沉静很清醒,我才会从繁杂的痛苦中走出来,直面最真实的心底??????
我生活过的地方都有属于我的一条安静的路,或是一片田野,一个角落。而大学,在这里,我也有我的一条路,那是通往大海,通往心中的秘密花园。
(附:底稿为2011年3月11号的日记)


6.静坐清泉听水声
水,静静地流淌着,带来了幽静淳朴湘西的气味,飘散着那虎耳草的清香气儿。清清,凉凉,潺潺,永不停息永不消逝。那来自遥远山丘的呼唤,唤醒了自然的灵性。敞开的心扉,舒展的身肢,如静坐清泉听水声——那空灵山谷的叮咚叮咚。
湿润了的眼眶,还残留着心灵働析后的震撼。明了,那淳朴的情、超脱于都市的民风民俗、清澈如水的眸子、飘渺空灵的歌子、哗啦哗啦的渡船激起的水声、那健康的黝黑的肤色、那对面山坡上的虎耳草,那、、、、、、一切的一切无不似清泉趟过心田,滋润着干渴乃至枯竭的心。
累了,困了,倦了,厌了,于静寂处看看那湘西处的景情,听听那遥远湘西的水声。陶醉于沈从文先生魂牵梦绕的茶峒小镇,让心携着空虚去体验那朦胧单纯的爱情。空虚的心会被填满,沉甸甸的。
孤独了,寂寞了,想想那撑渡船的老爷爷和他的孙女吧!恬淡温馨却无不掺杂着丝丝缕缕的哀伤凄婉。相依为命的祖孙二人和那张渡船、一条小狗,却是我梦寐神往的家园。城市的喧嚣过后,更多的只是一种虚无和怅惘,过后似乎什么都没留下。那所谓的虚无感和空虚感让我们苦苦挣扎于边沿世界里寻找着自己的位置——我是否来过我是否留下过什么。
长期漂泊在外的朋友打扮的很入时,却在黑夜处盘旋上升的烟雾中对我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惜很无奈!“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是让我稍稍愣了一下,而那背后的背后的让我心寒。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惜很无奈!“那不是一句随意脱口而出的话,或许对我这个未经社会的青涩少女说会给他一种安全感吧!在我面前,他或许更愿意于华丽的外表下坦诚他内心深处的脆弱吧!城市的花花世界给了他太多太多的视觉冲击,而欲望的如何之强大却无法填满。因为没有能力填满,看着别人纸醉金迷的生活,满眼羡慕妒忌却更痛切地感受到这个都市于他的无奈苦闷。
我静静地听着他那从烟雾中冒出的一句句时断时续的话语,烟雾令人讨厌不觉咳嗽了几声也便一直沉默着。不是不懂他话中的蕴意只是不想挑明。何必呢?将问题看的太透彻给他的只是痛苦罢了。他所需要的应该也只是一个默默地倾听者吧!
从朋友那看见的都市,让我想逃,逃到那个湘西的茶峒小镇。那里,我看见的只是一个如水般的清灵世界。那个女孩子翠翠如诗如画般展现在我眼前,让人的心更宁静淡然了。
“爷爷,回来!、、、、、、我要你、、、、、、、!”掩面呜咽的她想我要是走了,下桃源县。祖父用各种方法寻觅她皆无结果,到后来如何躺在渡船上。揩了揩眼泪觉得自己哭得可笑。那样的夜里的呼唤声和泪水,无不重击着我的心。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也有烦恼啊,也会有着什么事让她流眼泪。寂寞的黑夜中,望着那一汪水寻找着心中那个将要回来却不可得的人儿的滋味,的确是不好受啊!那弥漫在周身的恐惧和孤单,只要有一个人从背后敲她一下就可以让她破涕为笑吧!而找到某种依赖时,她就满足了欢快了。而那撑了50多年渡船的祖父已70多岁了,人老了总有一天会撒手归去的。那剩下一个她的世界里,又该何去何从呢?
遥远湘西的那个茶峒小镇里的理想梦幻般的玉人儿也有她的忧愁,更何况现实的社会中的那些为权钱和名利而奔波的人呢?从那《边城》里我们或许会找到些许安慰吧!至少对现实不必太过于失望和悲观吧,那温婉的本性——至善至美至纯至真,会让我们于内心世界的迷惘中找到方向,认清那黑夜灯塔的位置,将我们带入一个有光亮的世界里。即使有淡淡的哀怨,但也让人心头一震,撼于那人性美的自然流露。
想到了不高兴的事就可笑的哭了,忆起了欢愉的事就咯咯的笑了,看到了不认识的人就警惕着,熟了就友好的看着那人笑,碰见人家嫁娶的傻傻的痴痴地望着,偷偷的盯着那过渡女孩的麻花铰的银手镯——闪着白白的亮光,心头儿有点一歆羡;爷爷错了时间找她也便莫名奇妙的生气了、、、、、、那毫无矫揉造作的小性子很真很美,无须有心机去掩饰着什么压抑着什么。一切都如春夏秋冬的更替那般自然,那般深入心灵深处。这样的人儿怎能不唤醒那久经喧嚣腐蚀失去“华实”的心呢?
心是满满的,便不会空虚。眸子是澄澈的,便不显得空洞。情是真的,便不会觉得彼此间的心好远好孤独。即使没有往昔的时时相伴,一直沉溺于回忆幻想中也是幸福满足的。
人,长大了就该独立了。不能再像小屁孩那样像橡皮糖似的黏人。要像一个小大人一样经得住风吹雨打、黎明黑夜。那懵懵懂懂渗入翠翠情感中的理智,让她似乎明白了一切的一切。坐于船头,望着水面,等待着什么。或许等待的永远不会到来或许明天就降临了。正如祖父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中说:“怕什么?一切要来的都得来,不必怕!”是啊!怕什么呢?这就是生活,该来的总会来,不会来的或许于何时也会来。
《边城》中的那个冬天,那个坍塌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那个在夜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中里为歌声把魂儿轻轻浮起的青年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样的一幅画给以我们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拓展开的时空让我遐想着着这个唯美爱情故事结局的种种。似齐白石的虾,空白中的留白足以包纳整个宇宙;似梵高的葵看似简单却难以抓住那背后的光芒,似透过甜甜圈那缺了的空隙可以看见另一个广阔的世界。电影中的翠翠坐于飞雪的渡船上的境,是那么和谐却又哀婉。美也或许只是因为有了残缺才是美吧!
远离了那个梦幻般的茶峒小镇,于现实的社会中的我们又何必追求太过完美的世事呢?或许现在的我们少了那样的机会去融入那湘西世界的点点滴滴,但只要心中有那么一块圣地也能进入一个空灵的境界中静坐清泉听水声。
无论于何时何地,只要能于心灵世界里静坐清泉听水声,也算是对美的最好诠释吧!
7.寓言 09汉语言文学2 曾琴
秋天的风吹动着夏天的我往前赶
日子过得很混沌
很多时候不知道哪是现实哪是梦境
太安静了似乎也是一种罪过
看到的那些人行走在崖壁上
是现世里的独行者
或说精神世界的投影
你的
我的
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桂林洋只是一小片区 ,透过黑夜可窥见的 , 是一整个喏大的世界 。 那边灯红酒绿, 这边沉寂如初 , 人总想着去突破 , 需要勇气, 去证明你的胆识 。 可谁也说不定 , 这样的牺牲, 它能带出什么实质意义 ?
活着才需要勇气! 无止息的勇气 。 "经验"能给"人"的 ,只是对历史的拷问, 需知"人"的创造, 就在他的理智与不理智之间 。
不要问我疯颠的原因 , 沉默不代表不懂 。 如果我可以说清 , 如果你可以理解 , 这世界就不会这么纷繁 , 你就不会蛰伏在烦扰中去渴慕天堂 , 你就不会说 :为什么不可以改 ? 咄咄逼人的目光 如果你知,爱 ,我把它当成了一种信仰, 不困于具体的形式 ,是无止境的寻求与希冀。
<关于寻找>
传说上古的夸父为了让幽州得到光明,于是立誓追赶太阳,他一直追赶着太阳,被烈焰普照的行程都是通亮的,山川、河流、土地在他脚下流转,走到汤谷的时候,他太渴了,俯下身去喝水的当儿,太阳就没了影踪,他在余晖中倒在了大地上,于是他的身体就滋育了大地,长成了山林,变成了河流,连身上的虫子都变为了人间的虎螲。飞蛾扑火的当儿,它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它得到了光,也得到了热。
“不来和我们喝一杯吗?”她摇了摇头,又把思绪转回了茫茫的夜色中。山顶上气温很低,那个看似像窑洞的寺庙久坐让人闷得发慌,她走了出去,看着黑茫茫的一片,夜和山,在这会厮语,裹着邪恶的笑绕着置身其中的人,是刺骨的冷。这里远离尘嚣,隐匿在重重叠叠的山中,却又在晨曦微露之时显出它的桀骜。
她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时候出来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围成一圈喝酒,面对男生的邀请她只是腼腆的笑笑,她没记住他们说了些什么,微微飞起的雨丝和半夜下起的雾,只是冷,透骨的冷。是一个人置身于一个空间,看不清周围有什么,只剩冷,夜把你绑着,你无处逃遁,哪怕死亡也成一种奢侈,只有想象,想象有另一个自己来紧紧地抱着你,那么你就不是孤立的,你会暖和起来,渐渐地太阳就会升起,你就会又看到那些石块,那些树,还有天空,还有一块块的村庄,有人烟的地方,你厌恶这个人间,可你又回到了这个人间,易于满足的你会懂在那一夜你差点失去什么,因此这一刻你是多么幸福。
悲凉的是当你无法想象,想象也胜不过冷,胜不过环境带来的茫然,你真的手足无措了,你只能赶快逃开,逃离开,迅速!彻底! 于是她转回了山洞似的寺庙,那一夜,男孩子们搜集来了供祀在庙里的所有蜡烛给女孩子们取暖,有那么一两个女孩子突然在那一夜就找到男朋友了,所有人围在蜡烛构造成的篝火旁,惟有那么一两对相互倚靠着睡得很甜很暖,谁忘了谁的悲凉?谁又嫉妒了谁的幸福?
朦胧的感觉到那种黑夜里的寻找,许会倾其一生???????

 

 

海南师范大学各部门网站:

公众服务: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南路99号 邮编:571158
  • 版权所有(C) 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