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10协会 > 410风采 >

第三届“华茵杯”二等奖作品
来源: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2-12-09 16:44:00

 走在寻找的沙漠 张卉
我知道一个地方呆久了,一件事做腻了,看不惯周遭的繁琐,就会产生一种冲动,或是去乡间小路走走,或是找朋友喝个酩酊大醉,亦或是做一个隐逸遁世者,或者干脆四处游荡,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但是追寻是个可怕的过程,一不小心,你会过上颠沛流离的日子,落寞成伤,我想说的是痛苦可以引发思考,它和孤独一样,无论哲学还是美学都可以解释清楚,一个孤独者,一个守望者,一个飘泊流浪者,终会寻的避风的港湾,精神的家园。
你看梭罗,他躲在瓦尔登湖畔的小木屋,思考着爱默生倡导的“自助”精神,同时他也在孤独中寻找着他的邻居,他爱花草树木,可是他不会偏安于一隅,他的灵魂早已随他飞翔了无数地方,他热衷于苏格拉底的信念——一种未经思考过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他虽不富甲天下,却拥有无数个艳阳天和夏日。他看起来的孤独督促着他必须走出此境,去对黎明抱有无限期望。他一直想要告诉世人,我们最真实的生活是当我们清醒地活在自己的梦中。我们必须活在当下,除了这一生,没有别的生命,更没有别的灵魂会影响我们,可是我们的灵魂,却可以慢慢累积,渐渐沉淀,直到它普照世间。在思想的旅途中,他试图用平静的话语酝酿狂飙的先声,因为他的某个邻居告诉他悄然而至的思想会左右世界他曾在碧波荡漾里突然感觉到黑暗,他有过害怕,甚至颤栗不已,当他一路前行的时候,他习惯用一一支笔记录沿途的点滴,他虽然曾在自然研究领域中独树一帜,但是他仍被世俗误解着,他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业并不仅仅与此,他想要的是他可以找到更多的邻居,和他一起,像他一样,在没有欲望的长河里行走。因为他早已看透,心灵永远是缺乏经验的,可是多数心灵又是盲目的,于是他只能在荆棘中慢慢摸索,亦步亦趋,他活过每一个季节,呼吸空气,喝水,品尝水果,让自己感受它们对他影响,也想记录它们,让别人感受,他想要作为一个起点,看看未来会有多少人读懂。
在他寻觅的旅途中他遇到了另外的他,并且听他说:我站在半山腰,往上是悬崖,往下是深渊,我笑了,鄙夷的笑了,当初自己在深渊,向往着距离如此之远的巅峰,如今漂泊到中途,却有如芒刺在背,不敢继续前进。他生于世纪交替之际,他在悬崖深渊的抉择中遇到了查拉图斯特拉,并为其成书,第一次他感觉到漂泊的快感。而此时,上帝望着他,可是他本身对基督教极其厌恶,他不想把头埋进天堂这类东西的沙滩里,他想要使头自由,使这颗尘世头颅为尘世创造意义,于是他继续前行他深知,此刻他与全世界背道而驰,可是巅峰的某种神秘的精神力量潜移默化的牵引着他,带他去追寻。于是他与世界相悖,甚至与瓦格纳绝交,继续漂泊的旅途。当然他心如明镜,强大的精神必须驮载一切最沉重之物,犹如满载重物而匆匆走向荒原的骆驼,精神也正是这样匆匆走进荒原,然而在寂寥的荒原中,精神变成了狮子,它要为自己夺得自由,做自己沙漠的主人。他正是这头咆哮的狮子,义无反顾向着自由出发,他努力攀岩,即使到最后,他的精神已疯狂不已,近乎崩溃,他仍执著着他的执着。起初,他仿佛一个漫游者,踽踽独行,没有嘲笑,没有爱,目光深不可测,像一个线棰那样湿漉漉的,显得悲伤不已。可是,每走一步,每揣摩一次,他漂泊的轨迹就越发悠长,而他的精神我的灵魂也在迫不及待的推开门,铺上桥,让他渡过,他的精神恢复了,他向着山下大喊:“这儿自由眺望,精神无比昂扬。”虽然他深知身后无数人欲挖坑葬他,但是他知道,在未来世界的某一天,他的影子会笼罩整整一个时代,整整一个世界。
而我只是一个过路人,可是我却过起了漂泊的生活,我原本可以衣食无忧,仰仗父亲而富足一生。可是那一年,我背井离乡,游走天涯海角,因为我喜欢离群索居的生活,我愿意在孤独的道路上寻觅到孤独的美好存在价值。我漂泊在江湖之中,纵情于山水之间,虽身不由己,可是乐山冶性,乐水怡情,我为之动容。我在无数泥泞中踔厉挣扎,为的只是遥遥无期的真正的自由。我喜欢记录,我愿意随身携带一支笔,一个本。我想用我尚且明亮的眼睛记录来回奔跑中留下的或深或浅的脚步。当然,更多时候,我会因为寂寥而驻足,当无数人从我身边面无表情经过的时候,我本能回敬他们一个面无表情的微笑,当有人在我身边停下来,给我一个灿若桃花的微笑时,我努力嘴角上扬,回敬他们一个自然而热忱的微笑。我没有轻车熟路的本领,我只能细微对待周围一切。我曾经为着希望不停的向前跑,却忘记欣赏路边的风景,于是一路到头,等我再回头,想要重新欣赏之时,才发现自己早已不懂得欣赏。于是我开始改变,哪怕是再微小的东西,我都要去剖析它,乐此不疲,然后它成为我独有的传统被记录下来,比如那些对我微笑的人,那些曾经轻视我的人,那些亲情,那些爱情,那些友情,甚至那些留在泛黄日历里的痛苦,我都当作我行走在路上的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我遗憾自己行到半道才后知后觉,我曾顺水而流经过无数灿烂与荒野,可是我却忘记了水能让你顺流而下,也能让你逆流而上,还能让你逆流而退。但是很庆幸有航标在,于是我可以流连四海远天涯,踏遍青山醉自然。

踏翻孤独
10级汉语言文学5班刘立灿
在流放地最荒僻的角落里,放目光穿过那一角落地窗,飘摇的风吹散凝望,竟有了些眩晕的感觉。
落地窗的另一面,凌乱的草本硬木科植物个个张牙舞爪,挥舞着手臂孤独地狂欢,狂欢是成群结队的孤单。它们明明很拥挤,又带着一份充实的参差;它们又不萧索,凛然地保持四季常青的姿态;它们也一点儿透不出柔弱,在呼呼的海风中恣意地招摇,如群魔乱舞,划得天空都影绰斑驳。但隔一层玻璃窗仍能呼吸到一份彻骨的落寞,看着它们不时摇头,不时沉默,刚刚和甲握了手,又匆匆把对方打落。再找乙和解,它们都孤独地奔波,谁也走不进对方的世界。用尽一生,勇敢地矗立,坚定地舞蹈着。不惜换戴各种复杂的面具,不惜冰冻最质朴的火热------
在这个流放地,会有好多个自我。我一直相信空间存在着多个维度,扔下伪装,抛开手机、电脑,逃离行人如织的街头,在一个角落,思维复活,游弋在各个空间。《异域》中描述了一个收集了所有废弃物品的异维空间。那里杂陈所有被遗弃的东西,萧条破败,凌乱不堪它们随时可能被一股强大却无形的力量摧毁地无影无踪。遗弃本来就是个残忍的词,因为遗弃了的就永远永远不能再回来,只有在另一个空间里灰飞烟灭。鬼神则存在于另一个维度,因为一个结界我们无法互通音讯,抬头灰白的天空抑或凝望静寂的世界,都有它们忙碌的身影,或哭或笑或行或歌我们无从体味,但就在我们身侧。或许它们有感知我们存在的能量,看得到人世间的悲苦喜乐。那样,无论何时我们都不是孤单的。
不该有寂寞。静静地,它们就在你身旁,说着那些难懂的字句。不该感到孤单的你,也许会在有一天的某个时刻,在静寂引导下读懂了那些字句。你的虚无的落寞,挣开枷锁,开始复活。直到繁花似锦,梦驻飞歌。
一直都念念不忘那个梦境,追逐一辆已错过的列车,焦急迫切。环境一下子就由明丽转向阴沉:晦暗的天空,令人窒息的云朵;高压电杆及电线纵横交错,就在人触手可及的头顶,慢慢倾斜。扭曲的路轨旁碎石杂列,周围一片颓败:废弃的房屋,荒芜的野草,还有耳边不知名动物的戾叫。这个世界灰白的基准色调,打击我追逐的执着。一刻贪玩似的停留,扼杀了本该清丽明媚的一切。人的一生注定要应对太多追逐与错过,然后孤独地求索。没有正与邪,亦没有对与错。这就是生活幸运抑或悲哀。脚步弄丢了路,就注定要用心去寻找。
岁月如歌,没了曲调,把歌词轻轻和;人生如诗,要补充那些遗矢的韵脚,一笔一画都是使命,一字一字都注满孤寂。在深夜里沉思,发现自己一无所有,世界向后退去,渐行渐远。那双夜的眼,如漆如墨,凌厉如昨。希望有一只灵异如妖的猫闪着一双眸子出现在这暗夜里,陪我进行这些怪诞灵异的想象。它直视我的眼睛,空洞的灵异碰撞真实的凌厉,它会顿觉遇到半个知音。它还可能蔑视我,在心底嘲笑我,但她不会走开。灵异再甚,她也需要靠近温暖。拥有九个灵魂的她无法自我劝慰,就把一半交给我,怪诞地依偎。
和一只猫同行,漆黑的夜里 我们的双眸,一半凌厉一半温和,不远不近,在彼此手侧。就像艺术的极致依赖着孤独和落寞,而它的进行又为了排解萧瑟,踏翻孤独。孤独给了艺术一个翅膀让他来超越孤独。
踏翻孤独。脚弄丢了路,就只有用灵魂乘着孤苦去求索------直到化茧成蝶 谱成一阕清歌。
词五首 二等奖作品
满庭芳?上五指山
云海茫茫,林屏叠嶂,巅连直接苍穹。溪弦缭绕,飞瀑卷银龙。万里云蒸霞蔚,险崖处,松柏葱葱。补天手,沧桑历尽,气象倍峥嵘。 登高, 舒望眼, 千帆破浪,万马翔空。玉笋雨余现,遥忆丘公①。无限山光水色,呈画卷,妙笔天成。晨风漾,金轮皓皓,照我笑颜红。
注①丘公指海南著名政治家、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文学家丘浚,他曾写下著名的《题五指山》: 五峰如指翠相连,撑起炎荒半壁天。 夜盥银河摘星斗,朝探碧落弄云烟。雨余玉笋空中现,月出明珠掌上悬。 岂是巨灵伸一臂,遥从海外数中原。

念奴娇.参观松涛水库

群山环抱,翠峦聚、浩渺云奔潮叠。稳泛轻舟,穿峡谷、览尽一湖春色。银瀑弹筝,莺歌婉转,浪卷千堆雪。风光似画,椰林洒翠如泼。 闻到万里松涛,一池清水涌,漫滋畴野。遥记当年,兴壮举、奋写千秋功业。大坝凌空,横渠舒臂,捧出平湖阔。粮丰果硕,一泓如许澄澈。

水调歌头.大广坝水电站

峻岭悬烟嶂,林带曜霞红。连滩层垒浮翠,卷瀑入苍穹。险壑乱云飞渡,峡谷激流喷涌,万马踏山崩。稻浪连天舞,鹰隼击遥空。 闸蹲虎,渠织网,坝盘龙。李冰称道,频赞奇志夺天工。电站轮机滚滚,挥别千年旱肆,银线抖长鬃。浇得田原绿,点亮万家灯。


水调歌头.临高角纪游

万顷沧波阔,碧海接天流。椰林织带洒绿,飞雪拥轻舟。静听潮声起落,偶看冰轮圆缺,烟霭自沉浮。骇浪击礁石, 风雨浴云鸥。 惊涛起,豪情骋,漾歌喉。前程漫漫,遥望云外棹悠悠。驭马天边长啸,呼唤苏辛李杜,把酒赋诗讴。旭日吐红焰,鹏翼展鸿猷。

水调歌头.世纪大桥远眺

昔日乱云渡,天堑落孤鸿。今看银线高擎, 引道入苍穹。跨海驭天踞岭, 势欲吸江饮浪, 铁臂劲摩空。长夜星灯烁, 万里眩霓虹。 潮声荡, 疾帆远 , 旭东升。车流滚滚 , 世纪直达展雄风。拔地高楼林立, 碧野平畴织带, 宛在画图中。放眼沧波阔, 天外起飞 黄昌振
隔着玻璃窗
不敢妄加论断,窗内与窗外有怎样的丝缕联系,只是时常感觉,窗内窗外已被一层名为玻璃的茶色板块阻隔。带有古典韵味的浓浓的茶褐色或许更显得成熟,庄重几分吧!以茶色取代生机盎然的绿意,就像金蝉脱壳那般,放下昨天,以崭新的躯体奔赴另一个新的起点。但金蝉毕竟不同于人,它脱壳是在释怀,而人,是在加载。
初中时教室的玻璃窗是透明的,不含一丝杂质,一眼就可以瞧见窗外奔跑的童年。活泼之余更显清晰,鲜艳的颜色总是挂在充满欢乐天真的少年身上。可如今,这样的情愫却由于有了茶色玻璃窗而变得陌生,我知道自己和他们距离的绳索在日益伸长……
回忆是病,而我却已病入膏肓。习惯沉湎于过去,这显然暗潜着一种危险的信号,因为总是搜索昨天的人,往往容易忽略今天.我不想在通往南方的旅途中,因为留恋北方的梅花而遗忘了南国的春雨.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此次的旅程就只能算是徒劳的过场,这一行为也让人感到愚昧,最后在盘点收获时,就只记得梅花的鲜艳与芬芳,而不知南国的轻逸与缠绵。
茶色玻璃窗,很安静地将少年的“野蛮”带走,留下了一坛等待酝酿的杜康。或许,我们都得学会酿酒,为自己或别人.诚然,并不是每个学生都可以成为酿酒专家,但必须尝试着去酿.这样的想法多少有点消极,但事实总比谎言来的要实在,干脆得多。
玩脂弄粉并不是所有女孩的癖好,欣赏茶色玻璃也不失为一种淡雅的情怀。既然这种低投资高收入的活动比高消费而无所得的“包装”更惬意,为什么不认真地去实践呢?或许,这样的风景回更迷人吧!打开茶色玻璃窗,青果满枝,棕榈之叶绿影婆娑,余羡其英姿,更敬其勇于斗烈日…

 

海南师范大学各部门网站:

公众服务: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南路99号 邮编:571158
  • 版权所有(C) 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2016